偷拍色拍亚洲区

中國政府網 山西省政府 忻州市政府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走進河曲 > 河曲文化 > 正文

黃河九曲是吾鄉

 時間:2019-12-05       大    中    小      來源:河曲視窗網 作者:李霖

 

  我的故鄉是被人們稱為“民歌海洋”的河曲縣,據資料記載,河曲縣的“河”特指黃河。河曲縣的“曲”,一方面是指黃河的彎曲,另一方面也指樂曲、歌曲、戲曲、曲調、曲子等。一曲《走西口》,廣泛流傳于晉陜蒙冀各地,久唱不衰。河曲位于晉陜蒙交界的黃土高原,素有“雞鳴三省”的美稱。黃河從巴顏喀拉山出發,一路向東流入大海,而進入山西境內的偏關老牛灣卻一路向西流經河曲境內,在河曲縣城河神廟前轉彎掉頭,才由西向東流去,流到了相鄰的保德縣內。在河曲,黃河北部和西北部對岸是內蒙古準格爾旗的榆樹灣、馬柵、小占等村鎮。西南和正南部與河曲隔河相望的是陜西府谷縣的墻頭起、堯區、堯牟上等村鎮。

  記憶中的童年,因父母工作忙,我被寄養在農村的奶媽家。奶媽家已有三個孩子,兩個哥哥,一個姐姐。但奶媽對我卻勝過己出,他們總是處處謙讓我、寵慣我。那時正是“農業學大寨”的年月,奶媽為了多掙工分,與男壯勞力一起下地勞動,我也常常被帶到田間地頭,看大人們集體勞動、平田整地。最讓我期待的是,中間歇工時,由北京知青用標準的普通話朗讀報紙。那聲音京腔京韻、清脆甜美,讓我這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十分迷戀,每天爭著搶著要跟奶媽下地,就為了享受北京知青的讀報時間。大人們干活,我便與小伙伴們去村邊的溝壑原野間玩耍,遠處傳來人們悠揚粗獷的歌聲,那是最古樸的河曲民歌,歌聲中訴說著勞動的艱辛,更多的是男女間真摯情感的傾訴,也有反映勞動人民積極向上的樂觀情懷。那歌聲仿佛從遙遠的天邊緩緩地被風送來,沒有伴奏,沒有和聲,卻極盡生命的本能,讓人聽得蕩氣回腸又蒼涼感傷。于是,順著聲音的方向,我悄悄地跑過去,看誰在歌唱。一眼望去,天空是透明的,大地是一幅黃綠相間的裝飾畫,一個脖子上搭著白毛巾、正弓腰耕田的農人,驅趕著耕牛,在古樸的山塬上獨自無所顧忌地唱著,周邊溝壑縱橫,山風吹拂。他的歌聲時高時低,悠揚的曲調怦怦撞擊著我幼小的心靈。多年后,這一幅畫面反復出現在我的腦海中,如同一幅淺淺的水墨山水畫,靜靜地展現著它的寧靜、古樸和悠遠。

  天漸漸黑下來了,隨著奶媽“霖霖收工嘍,回家嘍”的吆喝聲,我從地畔上蹦蹦跳跳地跑過來,跟在奶媽身后回家。有時,我會受到特殊待遇,被放在高高的、拉滿草垛的毛驢車上。躺在高高的草垛上仰面朝天,望著滿天的星星和月亮,聽著大人們不著邊際的聊天或唱歌,毛驢不緊不慢地走著,趕車的叔叔大爺,“嘚嘚駕,吁”吆喝著,不一會,我就會進入夢鄉。

  從我記事以來,河曲一帶就流傳著一個俗語,“三個重慶不如一個麻鎮,三個麻鎮不如一個巡鎮”的說法。重慶是歷史上中國西南地區唯一的水旱碼頭,是長江上游最大的經濟中心和交通樞紐。麻鎮位于陜西省府谷縣,是黃河中上游最大的集鎮,歷史悠久,交通便利,從明清時期就是商賈們的聚集之地。河曲、保德一帶的人走西口,西渡黃河就是由麻鎮走出去的,然后就有“頭一天住古城,第二天住納林”的說法,一直走下去,到內蒙古謀生。繁榮的麻鎮成了晉陜蒙交接地帶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。當時有一個說法是“南有重慶,北有麻鎮”??箲饡r期,國民政府向大后方轉移,遷到重慶,晉綏人向麻鎮轉移,仗著黃河天險,在這里安定下來。麻鎮和重慶確有相似之處。而巡鎮,《河曲縣志》稱巡鎮古為“得馬水關”。明朝洪武九年,在此設巡檢司,隸保德州,因此又稱巡檢司村。

  后為集鎮之地,遂簡稱巡鎮。這三個地方的一個顯著特點是,他們都是渡口碼頭,交通要道,經濟繁榮,人丁興旺。而“三個重慶不如一個麻鎮,三個麻鎮不如一個巡鎮”的說法,雖然有些夸張,但足以說明當時巡鎮的經濟是何等的繁榮。而現在隨著人口向縣城轉移,巡鎮早失去了往昔的繁華,唯有破敗斑駁的古建筑和民居痕跡,記錄著它作為巡檢司的歷史。

  冬季,嚴寒將河面一凍再凍,隨著氣溫下降,河內的黃沙逐漸下沉,黃河就成了爬行在黃土高原上一條浩浩蕩蕩的銀色光帶。一眼望去,冰面上泛著銀光,仿佛一面潔白光亮的鏡子。偶爾也會有黃河退潮時逐漸形成的或高或低的冰凌。小伙伴們有的在上面滑冰車;有的在上面打陀螺;有的連跑帶跳在上面行走,一不小心就會摔個四腳朝天,同伴們跑過去幫忙拉拽,結果全都摔在冰上,將一串串清脆的笑聲鋪滿冰面。當然,這快樂的同時也存在著很大的危險,每年都會有孩子在玩滑冰車時鉆了“冰窟窿”。所以過河時,一定要跟著有經驗的、經常在黃河上行走的“河路漢”,才能找到既便捷又安全的過河之路。

  河面上一條條冰河之路,形成了晉陜蒙貿易的通道。更多的是陜西府谷的農人們有的挑擔、有的趕著毛驢車,將自己一年的勞動成果、農副產品運輸到河曲這邊來賣。同時,河曲人民也有到黃河對面陜西、內蒙賣東西的。

  黃河從我們高中學校的背后流過。夏天的清晨,黃河邊上小樹林間,經??梢钥吹接袑W生背靠著小樹或讀書或背誦的情景。朝霞映在他們身上,微風習習,稚嫩而認真的小臉沐浴在一片祥和之中。我和我的同學們就浸潤其間,許多經典名篇就是在黃河邊上映入我的腦海,相伴一生。

關閉本頁
偷拍色拍亚洲区